關於我

我叫David,也很喜歡人家叫我「茶米」,因為我到別人家作客時,會帶著一小包主人喜歡喝的茶,邊泡茶,邊聊天。我也喜歡藉著茶香,跟主人天南地北抬槓,聽聽他們的生活故事。

我的專長是處理道路用地的土地問題,迄今累積了十多年的經驗。從事這行業的契機,要從小時候說起。



【童年時對於土地問題的記憶】

小時候我喜歡回祖父母家,但我不太喜歡參加家族長輩的聚會,因為每次都會不歡而散。有時聽到家中長輩一談到什麼土地、道路用地、徵收,老人家臉色就很臭。好幾次詢問父母親,也被一句「囝仔人有耳無嘴」把我打發走。我隱約知道,應該是那些我聽不懂的事情,讓我們家族的長輩感情不好。長大後雖然也常回祖父母家泡茶聊天解悶,但始終不敢問。

【培養土地問題相關專長】

偶然在一次參加大學博覽會時,看到了建設公司的廣告攤位──我豁然開朗,原來家族裡的問題就是來自於長輩們共同持有的土地!我很想化解家族裡的矛盾,於是懷著一腔熱血,告訴父母我要往土地建商方面發展,隨後我到了臺北市專門處理道路用地的某知名建設公司上班,擔任董事長特助。深知書讀得再多,還是比不上實務經驗,才能了解土地問題的眉角!

於是,我從特助、業務、經理、一路做到副總經理。在這個行業的十多年間,我運用專業及人脈,從事買賣道路用地,累積不少實務經驗。然而最開心的,莫過於以往家族長輩們談論的內容,現在全都豁然開朗了:都市計畫、容積移轉、道路用地、公告徵收、協議價購、抵繳遺產稅……。沒多久,我掌握了事情的來龍去脈:曾祖父有一塊協議價購道路用地,是家族長輩們共同持有的,因為祖父、叔公和伯公的意見不同,就這樣閒置了好些年。於是我決定學以致用,想辦法幫他們解開多年來的心結。

【以專業化解家中長輩的心結】

祖父希望不要為土地傷感情,伯公想要再觀望有沒有增值的可能性,叔公為了子女的債務想要直接變現……不處理,問題放著也不會解決;要處理,老人家又擔心法律條文看得霧煞煞,一不小心還要跑法院,怎麼辦?

正巧,我是孫子輩裡頭熟悉土地和容積移轉並且專注於此區塊的,這些年我曾經協助客戶代辦過不少容積移轉,以及抵繳遺產稅等問題,加上另外進修法律課程,也有不少律師朋友,因此對於道路用地、容積移轉頗有心得。我這些年的努力,就是為了這一天。花了一番工夫,與家族的長輩溝通,終於協調了三位老人家的意見,順利解決困擾他們幾十年的土地問題。我還記得起初叔公、伯公聽到我想幫忙,問了祖父:

    「茶米這麼年輕,會不會被人騙?」

    「辦這種的,是不是要去法院?是不是很麻煩?」

    在我耐心解釋之後,老人家們還是半信半疑。幸好祖父一句話:

    「茶米我從他小時候看他長大,別的孫子一年才回來一次,他是有時間就回來陪我。自己家的孫子不信,去信外面的中間人?」

伯公、叔公的態度逐漸軟化,或許是想到自己的兒女一年也不見得回來探望他們一次,所以顯得有點哀傷吧!從他們落寞的神情裡,我察覺,每一張強悍的面孔底下,都隱藏著一顆脆弱的心。

處理完那塊道路用地之後,他們老人家逐漸化解了多年來的心結,開始互相串門子閒聊。祖父私下對我說:「減了一塊地,換回兩個兄弟,值得啦!」我看到祖父滿足的笑容,我也覺得一切的努力,都值得了。

【廣結善緣的大衛買地網】

家族的道路用地問題順利解決之後,我漸漸不以土地建設的工作為重心,轉而經營自己的事業;然而在家中長輩、親朋好友的「呷好到相報」之下,「茶米很會處理道路用地公告徵收、協議價購」的消息傳了開來,於是親友陸續介紹了同性質的案子,這些地主也都煩惱道路用地要如何妥善處理:有人被熟悉法律漏洞的交易掮客賴帳,土地賣了卻遲遲拿不到尾款;有人被子女哄著簽署文件,結果血本無歸;有人的土地在幾十年前已跟政府協議價購,從土地權狀也看不出來,進而根本無法買賣……

處理土地問題不僅要熟悉法律條文,有時也得動用人脈,才能順利完成客戶的委託。祖父常要我「廣結善緣」,所以我把每一件案子都當成一段新的緣份。處理的過程或許艱難繁複,但每認識一位案主,就是多結交一位新朋友,多了解一些人情世故,多增加一些人生閱歷,多幫助一位朋友解決困擾。

今年聽從朋友的建議,架設了我的網站「大衛買地網」,將我的心得與經驗分享在公開的平臺上,也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解說道路用地的相關規定,給有需要的朋友參考。如果您正為了道路用地苦惱,歡迎與我聯繫。您可以叫我David,也可以用台語叫我「茶米」。我很樂意準備一壺好茶,跟您交個朋友,聆聽您的生活故事,也與您分享我的實務經驗。